客服中心

新闻中心

盗墓笔记 > 新闻中心

【尚子默·连载小说】倒斗历险记 第四章

运营团队 发布于 2016/7/31

前情回顾:尚子默完成了帮会考验,得到了长老,夜雨的赞赏,正式成为了神域的一员。第二天醒来时却发现了帮会考验中的元阳珠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,还说尚子默已经成为了它的伙伴,最后变成一只小猪挂坠说要陪着尚子默来神域。


等我来到神域的时候,才发现,出事了。



神域大门紧闭,看守的NPC全部提升了颜色等级。


我为什么会天真地以为元阳珠在我手里不是一件大事呢?


良心稍有不安,毕竟元阳珠算是被我取走的,我应该跟神域承认这件事并交出法器么?可是那样元阳珠不就要再次被困了吗?


我退回到了巷子里,拍了拍元阳珠变成的小猪。。


“哥们儿,我不想让你再次被困,但是我真的方了,你确保不会被发现吧!”


“确保啦~子默,我可是卓越法器,按我现在的法力,也只有拥有套装的人才能隐约感知到我,而他们帮会没有任何一个人拥有。”


“你怎么那么笃定没有人拥有?”


“有一件红装都了不起了,更别说卓越,还一整套了!神域就算厉害,他们也发展没多久,不会的!”


元阳珠认真地跟我讲明我才放下心来。


而就算怀疑到我,我也能让他们搜身搜背包搜仓库,总之我这次要和神域对着干了。


想明白之后,我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向门口走去。


吴邪教了我心理暗示:老子是黑社会,老子是黑社会,老子走路带风,老子走路带风。


嗯,带风。


“尚子默!” 诶?有人叫我,我回头看。


是夜雨,他从他的豪华坐骑上下来,还穿着古楼夺宝第一的奖励衣服,太帅了吧!他走近我,皱着眉头却语气温和地对我说:“别担心,这件事情跟你无关,一会儿帮主问你你要实话实说,不要包庇。”


“包庇?!包庇……谁啊?” 元阳珠吗?哼我包庇定了。


“你不知道么?”夜雨又皱了皱眉:“好吧你才加入可能不懂,世界频道是有帮会消息的,自从昨晚发现帮会的圣物失窃,帮主就发出了对流鬼的通缉令,你不要包庇流鬼,有什么就说出来。”


“圣物失窃?流鬼……干的?” 这又是什么情况?不是我干的吗?


“别太担心,要是能追回圣物,帮主会——” 他说着却停顿了,忽然又看着我认真地说:“万一他要是不在了,我也会保护你无虞的。”


妈的,我怎么又有一瞬间感动了。


等等,现在应该担心流鬼的情况和我一会儿要怎么回答帮主才对啊。


夜雨看我一脸呆滞又纠结的样子,轻声叹了口气,说:“走吧,我们进去详谈。”


夜雨带我进入帮会的议事厅,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,都神情焦虑,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讨论,他们见到夜雨都点头致意,神色中带着尊敬与忌惮。


大神果然不能小觑。


而我就是被赤裸裸无视的,我只能跟着夜雨一道走向议事的桌前,心中对神域感到陌生和一点恐惧,我突然想起流鬼在我刚来苏醒后带着我去打粽子升级,我面对那一堆奇形怪状,散发尸气恶臭的粽子也感觉到想逃离,可当时也正是有他在一旁支持我,骂我,我才能鼓起勇气,用手中的武器击杀掉那些粽子。


而现在,他不在了。


我突然不想怪流鬼了,我甚至还对我之前对他的不配合感到自责。


我现在很担心流鬼的安危。如果这锅真是他帮我背了,那他现在身在何处,是逃亡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了,而且神域的通缉……天呐!


我越想越担心,没有意识到夜雨在我面前停下了。


而我就这样撞在了他背上。


夜雨转过身来,眼中有鄙夷我的笑意却在极力忍耐:“小心点。”接着又将相邻的两个座位指给我说:“你就坐我旁边。”


那两个位置就在正位下首,而那个正位上正坐着一个人,表情疑惑又鄙夷地看向我。


“夜雨,这就是流鬼带来的新人么?怎么这么呆!”那人鄙夷地问道。


卧槽,今天第二个人说我呆了!好吧第一个只是一只鸡蛋大的珠子。


“妄言,这件事情与他无关,他初来乍到的,你不要把他吓到。” 夜雨说完,那个人轻声哼了一声,看都不想多看我一眼,就转过身和另一个人说话了。


妄言?这就是帮主啊……看起来对我不太友善啊……好吧,他以为是我哥们偷了他的宝贝珠子,能对我友善才怪!


夜雨转头对我说:“坐吧,一会儿等人到齐了就会开始讨论对流鬼的裁决方法,不过看样子他还没有被帮会派出去的人找到,你不要太担心。”说着,将我面前的琉璃水杯拿起递给我。


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我喝了一大口水,希望能把心冲下去。


“子默,接下来你不要说话,安静地听我说。”突然元阳珠说起话来。我一下害怕地看向周围,人们都在继续讨论他们自己的,好像没有听到任何奇怪的声响,夜雨也和加入了妄言的讨论,他们的神色都没有变化。


这种感觉很奇怪,我担心元阳珠的说话声被人听到,然而它的说话声音量虽然很正常,但旁边人丝毫没有意识到。


果然这种感应别人听不到,但又不是心灵感应。


“子默,我都说过了,他们听不到的,不用担心,接下来,妄言的问话你就按照我说的回答。”


我刚想要点头,它就说:“不要点头啊傻子默!”接着又补了一句:“当我不存在。”


好吧,接下来就是考验我演技的时候了,可是我演技一向不行的啊!


就在元阳珠话音落下的时候,有一个人过来通报妄言说人齐了,他们也就停止了讨论,那人大声喊,大家坐下吧,会议开始。


很迅速,大家都坐好了,围在桌边,看向妄言。


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我。


坐在妄言另一边下首位置的是一个脸色凝重的男子,他开口道:“帮主,派出去的人还没有消息。”


妄言回答:“无妨,继续搜寻即可,辛苦你了,魑魅。”


魑魅?!是……神域的副帮主……魑魅魍魉么?


那个魑魅继续说道:“应该的,只是,我想询问一下这位新进的帮众尚子默,希望帮主应允。”


“那就由你代我询问。”妄言回答。


魑魅对着妄言点头回礼,转而面对我。


“尚子默,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?” 他微点头很有礼地问我。


“可以的,副帮主。” 我隐约感到些不安,元阳珠说:“一切照我说的来。”


“流鬼带你来时说了什么?”


元阳珠说:“他告诉我,神域是这片大陆上最出色的帮会,希望我在这里能够提升实力,并且为神域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。”


我照着说了,脸上不敢有多余的表情,异常认真。整个议事厅只有我的声音,而我紧张得脑子里多余的都不敢想。


“那么,如果你骗我,你觉得你会如何?”


诶?这个副帮的脑回路也转得太大了吧。


元阳珠继续说:“我所言属实,在这件事面前,我一定会严谨对待。”


看来这个副帮的第一个问题只是想试我,那么看来接下来的问题会很步步紧逼。


我只能仰仗元阳珠了。


那个魑魅继续说:“你昨天,接受的任务是什么?”





这么快就到核心了!


元阳珠说:“昨天,我在幻境迷雾中看到了系统提示的任务,是找到位于七星鲁王宫中,七星疑棺的主棺。”我也这么说,夜雨在一旁说:“他说的没错,他接受的是这个任务。”


什么情况?夜雨是自己人?我明明在撒谎啊!


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疑惑,元阳珠回答我:“不用管他。”


那这是什么情况?


魑魅盯着我,继续说:“告诉我,发生了什么?”


元阳珠说:“子默你听好了哈~”,随即严肃说道:“在幻境迷雾里,我发现不能使用飞行器,于是我骑着坐骑,赶到了七星鲁王宫,进入之后,我击杀了一共78个尸蹩,通过了墓道。”


突然,元阳珠的逗比声音又出现了:“你别这么紧张啊子默,深呼吸。”


我听话地深呼吸了一下。


夜雨似乎是要帮我,这时说道:“没错,他这部分完成得很好。”看向我,点头安慰我似的冲我微笑。


我心里对他很感激,我真的很紧张。


元阳珠说:“那我们继续,你说:后来到了七星疑棺的位置,本来想打开每个棺材击杀每一个粽子,却意识到,这个任务是让我找到那个棺材,而不是说,杀掉那个棺材里的粽子,这样的任务设置是无心的还是,真的另有隐情?我决定先不着急,既然是找,那就一定有线索。于是,我在石棺各处查看。”


“果然,发现了踪迹。”


连我自己都好奇“我”发现了什么。


“每具石棺连接在一起是靠玉石打造成的石槽,我很奇怪,为什么是石槽,中间的凹陷真的是为了让一些液体通过么?”


“那么,让这些液体通过这些石棺又是为了什么?”我继续说着,大家都在认真聆听我的“经历”。


“我拿出罗盘,放在石槽上,发现,每一条连接石棺的石槽都有轻微的坡度,和我猜测的一样,七星疑棺阵是为了吸收天地灵气,这七只棺材吸收的灵气根据石棺底部的石槽运转,这种灵气,人虽然看不见,但是是实际存在的,玉石能捕捉到,这也是石槽设计成玉石制作的原因。”


这时候我注意到,妄言似乎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头。


我继续把元阳珠的原话说出来:“很快,我就发现了石槽最终流向的那具石棺。”


“那具石棺与其余并没有什么不同,我不懂北斗七星,却知道这具石棺所在位置并没有什么特殊。我估计,这真正的主棺里会空无一物,却有一条暗通道是将七星疑棺阵吸收的全部灵气导走的,而导走的尽头,必然就是主墓室。”


“我认为这就是找到主棺的意义,通过主棺找到主墓室,而如果说沿着七星疑棺旁边四通八达的墓道走,就可能是致命的陷阱。”


“而这七个都是哨子棺。”讲到这,我后背也隐隐发凉,元阳珠真打算让“我”的手伸进去吗?!


“我打算赌一把,而我也相信我的判断!”


“我的左手拿着昆吾刀,举在了入口处,我的右手转动入口的机关,入口打开。”


“伸进去后,果然是空的,我转动了位于石棺底部的机关,同时,七星鲁王宫的幻境消失。我又出现在了考验大厅里。”


“看来我赌对了!”讲完,我已经身体发虚了,还好是赌对了,不然我估计我描述自己把手砍下来会很难过。


魑魅沉默了一下,说:“果然很精彩。”我注意到神域坐着的众人也点头认可。


我说:“副帮主谬赞了。”


夜雨这时说:“后来就没有尚子默的事情了,流鬼让他离开,我和他商议事情,尚子默在的这期间,圣物没有异动。”


“后来流鬼说去取一下资料,但是我等了一会儿不见他来,突然帮会的建筑震动了一下,加持的红光也消失了,我就去资料室找他还有查看圣物,这时候发现圣物不见了,而他也不知踪影。这一部分我昨晚已经呈给了帮主。”夜雨又说。


“嗯。那么现在就是说,尚子默的确不知情?”妄言挑眉看向夜雨。


“没错,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。”夜雨坚定地说。


“况且,说不定流鬼是受了圣物的蛊惑才做出偷放圣珠的事的,而且凭他一个NPC的力量,如何盗得走圣珠?所以我认为,一定是圣珠做了些什么。我希望等找到流鬼,帮会能听他解释,他应该是无辜的。”夜雨说道。


元阳珠在我腰间说话,夸我机灵。而我心里在想,夜雨说的有道理,但问题是他说的是错误的,如果非要说圣珠做了什么,那也应该是对我,不是对流鬼。可是流鬼是被冤枉的,为什么也消失了呢,正好符合一个畏罪潜逃的罪名。


夜雨说他是NPC,我也觉得不太对。


流鬼并不像NPC一样,他有自己的系统,和玩家一样,但是我也觉得奇怪,流鬼给我的感觉也并不是单纯的玩家。


那流鬼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
啊!脑仁疼!


他们还在激烈地讨论中,我也在激烈地思考中,突然开门跑进了一个橙色守卫,明显是高阶,那守卫跑到妄言跟前。


妄言看向他,问:“怎么了?” 那守卫跪下说:

“帮主,GM来了!”


(未完待续)

健康游戏忠告 :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